鬘华

番茄,个番茄,是个番茄

【帝空&网空】御龙吟(32)妒欢情

龙马长嘶:

  ↑对这个标题我还能说什么呢?修罗场肾入啊!


并没有一只给自己加戏加到天荒地老的婆婆嘴帝萌萌!


不愿透露姓名的某萌:你才婆婆嘴,你全家婆婆嘴,都说了是有人假扮朕!


  ====================


  俏如来刚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听到雪山银燕在里面说就算剑无极不配合他也可以多藏一会儿是一会的话,当时心头眉头都是一揪,就从这里打开话题,说你又何苦呢,这样做没有意义啊。


  


  雪山银燕说这不苦且有意义。


  


  俏如来问他可是拖延之策?


  


  不说话当默认。


  


  “你是蓄意?可想过大局,以致现在的结果?”


  


  雪山银燕呵欠了一个:“哎呀,刚听说,这是怎么了?尚同会的那个玄之玄竟然出走了吗?”


  


  俏如来转走视线,看了一眼赤羽信之介。


  


  雪山银燕继续满面惊诧:“我也不知道,是他娘要嫁人又不是我娘,我要有那早知道的办法,何以人在这里呢?”


  


  至于大局的事情,我也很无奈啊,大局认识我,我却不认识他,这事从你那起来,我要怎么替你样样顾全?


  


  俏如来:“那小弟你刚才去了哪里呢,我很担心。”


  


  当然是被梁皇前辈请去了。


  


  完全没说一晚上在玄之玄的套路里跑进跑出的惊险,没那必要,鬼知道等下又有谁想问,哎你七八尺的大个子还能被个矮子掳走吗,接着blabla,不是给自己找事么,兄弟是亲兄弟,上下级也是上下级。


  


  “没有……别的?”


  


  “当然没有了,梁皇前辈来得好,给我作证。”


  


  这叫走路可以带风,而说话不能漏风,握拳共勉。


  


  赤羽信之介从后面走了上来,上来就是一个日本大躬:“给你添麻烦了。”


  


  听说这是日本最隆重的道歉方式。


  


  雪山银燕听完就咧着嘴笑了:听起来一点都不痒痒了。


  


  俏如来跟赤羽信之介一个看一个,又说道:“你受了委屈。”


  


  雪山银燕点点头:“委屈极了,但是。”


  


  ↑真是标准典型的半截话,想知道下半句是什么吗?想知道就求我啊!


  


  “但是什么呢?”


  


  “二姐说过,越是委屈要死的时候越要把脑子放清楚点。”


  


  俏如来更加担忧了,但尚亦有些欣慰:“一年来你学到了不少,在二妹身上。”


  


  可是我真不希望你和她一样。


  


  “一样什么?”


  


  “走上弯路。”


  


  “她可不是这么说的”雪山银燕口中意指戮世摩罗:“她说弯道才好超车,而且人若本就不被天宠爱,从一开始路就是弯的。”


  


  “她还说了什么?”


  


  雪山银燕琢磨俏如来现在的需要的是孤立真正出走的玄之玄,应该不会再将自己说成是玄之玄的同伙,而且今时不同昨日,现在他的身后已经有了凭靠,在外走了一圈回来,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而是带着队伍回来的,一夜之间,面目全非吴下阿蒙。


  


  所以既然吃准出逃的事对方只能既往不咎,所以也就不在乎承认刚才就是蓄意拖延的事情了:“二姐还说过,天道无常,无常才是正常的,也就是没有什么不能改变和妥协的,与人斗争乃是大快乐,她说我不懂她的大快乐。”


  


  “你也想懂吗,你……认同了她?”


  


  “我不知道。”


  


  戮世摩罗的全话是说:“她说千万不要轻易认败,就是不要认,赖账也无所谓,因为只要黑夜过去,必有八方来援。”


  


  但是在那之前必须用尽一切手段咬死不认,因为没有人能从地上捞起一把垮掉的泥。


  


  说实在的俏如来在这里已经对雪山银燕万分陌生了,要是从前的他,要他认同这些鬼话并且照做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所以,二妹,真的是你吗?


  


  雪山银燕没有听见俏如来的默念,而是继续解释,接着坦白:“因为我也有弱点,我一开始也只是想试试看看,是不是万一真的会有人来救我,我的弱点,真到切身关头,我满脑子的愿望,就是下意识地盼望有人救我。”


  


  “和二妹一样?”


  


  “你不是认不出她么,何来一样,确定吗?”雪山银燕马上又捉住一个漏洞,几乎是反应性的动作,而不再特意为什么了。


  


  赤羽信之介挽过袖中暗暗握住俏如来的手,安抚他突然掀动的情绪,后者终是长叹一声,雪山银燕往他们俩握紧的手上瞥了一眼,淡淡地又道:“我之所以回答你不知道是否会继续听从二姐留下的教唆,只是因为身不由己而已,其一是我对自己的弱点难以自知,其二。”


  


  看样子戮世摩罗还手把手教唆了这种半截话句式。


  


  “……其二呢?”


  


  还能是什么啊,其二就是:“是否继续让二姐勾划的预设一一应验,决定权其实还在大哥你啊。”


  


  就这样,双方交换了各自的立场和看法,总而言之,这场议和的气氛还是非常融洽愉快的。


  


  实际上戮世摩罗在遗书上写这玩意的时候,本先的用意是挑唆雪山银燕在平坟之事上顽抗拖延,为她拖耗俏如来的心力,争取时间,什么八方来援,不存在的,她自己都不信。


  


  想不到,无心插下的空头稻草,还真的成了雪山银燕最后的支柱。


  


  当联军头脑之间进行愉快风暴的时候,鬼祭贪魔殿里都在忙着备战训练呢,戮世摩罗的伤情一有起色,就被大早叫醒来入阵,她早该加入了,以她那么重要关键的位置,决战时一旦出场,少不得会是双方的焦点。


  


  如此来说戮世摩罗还应当感到荣幸了不成?


  


  唔……可能还真的是。


  


  戮世摩罗带伤持剑,加上静养时较少握剑,一天两天的手生自己知道,过了三天别人就知道了,被妖神将直接指出。


  


  戮世摩罗摸摸缠着厚厚绷带的肚子冲着他不好意思地笑:“可是好疼嘛。”


  


  妖神将当她又在滑头,将话就手,掰掉她自己的手,把自己一掌贴上去,就是她喊疼的那个地方,大拧一把:“这样咯?”


  


  嗷嗷嗷┗|`O′|┛嗷~~


  


  下回合帝鬼就追着她往这个地方打,打完绊了一跤,她还未能矫正偏歪的走位,马上就被背后直线袭来的蛛丝打疼肩膀。


  


  帝鬼还走过来说她了:“你跑到妖神将的进攻路线上去了,说了多人配合,不能和队友挤到一起去,互相会妨碍。”


  


  是是是好好好,你说的都是嘛,可是戮世摩罗脑后不长眼睛,而且不就是帝鬼盯着她一个劲打嘛,打完还要嘚嘚啵:“如果你的对手采取这样的策略,引诱你们跑到队友的进攻路线上,你受到误伤是一,队友也会失去很多反应机会,招致各个击破。”


  


  可问题在于,本来这种看见别人酝酿着想起个腻就上去给自己加戏的,坏人家好事的行径已经非常明显的情况下,居然还有婆婆嘴,简直让人想吐他烟圈。


  


  戮世摩罗常用的烟杆子被当成遗物送给雪山银燕了,所以只能把大白眼珠子当烟圈,凑合几个连环丢:“是是是,我又不会跟人嚷嚷你欺负我,你针对我,专门打我还是伤口,更年期到了果然心胸狭窄地跟小鸟一样,我有说你吗,有吗有吗?”


  


  帝鬼听了专门在鼻子里出音,配着颜表情嗯了一长段:“朕只是想,你一旦露面,想必你大哥也会如此追着专门打你,难道也心胸狭窄?”


  


  卧槽,就不能另外挑一个别的人来类比自己吗,至于那些看见妖神将又藏了零食塞戮世摩罗,脱口而出说怪不得看她胖了不算表情还像金鱼之类的鬼话更别提了,虽然本意上是劝告妖神将不要乱把自己的习性套给别人。


  


  戮世摩罗扯着妖神将一路在前面快走,找到坐的地方就一把把他推下去:“你往里边坐点!”


  


  然后一墩子往他腿上坐了下去:“哼,有的魔不让挤,我俩偏要挤!”


  


  帝鬼站在他俩背后看呀看,看完也在旁边一点的地方坐下来,妖神将是被推倒的,莫名其妙好不好,刚刚练习完冒汗发热好不好,当然首先想推开这个胡闹墩子,奏凯奏凯:“你个纯阳功体。”


  


  戮世摩罗把两只白手呵了呵,趁他不防备就窜他领子:“我不热的,我冬冷夏凉!”


  


  确实啊,有这两只手比冷毛巾都好使,嗯嗯~不错。可是他们叮咣叮咣打了一场,不但冒汗,还喘呢,黏在一起呼吸叠着呼吸,互相瞅着瞅着,眼看着差点可以对上鼻头嗅来嗅去了,这样显得妖神将时不时要她“下去”“挪开”之类的要求更像是假假的套话了,你先把揽在她腰上的手拿开再说这话!


  


  其实他就是顺手揣住了嘛,就这么来一坨棉花冰淇淋。


  


  正因为这个戮世摩罗才特别有恃无恐地动来动去,帝鬼坐在对边,一肘子靠下来手托着脑袋转去了别的地方,就是不看你们。


  


  不看就不看啊,这下戮世摩罗叽喳起来完全自由自在了,呵呵哈哈活活活,于是帝鬼立即选择诚实地回过头来,duangduang地敲桌上,理所当然地道:“你又不跟朕说话了。”


  


  什么?什么鬼?


  


  就是只鬼了,还能什么鬼,可什么叫又不跟你说话了,哪样啊?戮世摩罗都快想不起来了。


  


  妖神将依旧状况外,自提一下后脖子皮,即刻接通昨天恢复记忆:“帝尊昨天就说你不和他说话了。”


  


  戮世摩罗都快恶死了:“你居然还能隔夜的吗??”


  


  帝鬼下意识地摸着白白的鬓角,想了想又非常极品而不自知地嗯了起来。


  


  妖神将环起两手在戮世摩罗腰上圈了个圈,对她征询道:“那……我们要说什么呢?”


  


  帝鬼往直了正坐起来,半有些眯着一样看着他们,仿佛在宣布,宣布说他是帝尊并且胸大,应该他点单,但是这种意思即使有也要藏一下不是么。所以当他真正开口时,已然整敛肃容,用那种很招牌的口气,带点凝重带点威势弥漫着各种风风雨雨,就是这一开口,那边妖神将和戮世摩罗立刻发现他的嗓音似乎调回来了。


  


  “时间已然不多,先前说了许多闲话,是朕懈怠,未能分秒相争。”


  


  一闻气味戮世摩罗就已经开始要呕了,有的没的一大堆,这么能上纲上线,为什么不去跳钢管舞,还要争毛线?


  


  “你啊。”


  


  “什么?”鬼里鬼气的没听清啊。


  


  不是的,帝鬼那通意思是讲,现下时刻非常,对手阵营动态千变万化,应该把全部的思维倾注在这上面,跟着最新最快的变化走,不遗漏不错估,所以你们应当积极思考,并且发言,而不是耽于——


  


  耽于——


  


  什么?实乃一身之气,有了就要放,快点儿。


  


  “这样亲昵的欢情。”


  


  你!


  


  戮世摩罗顿时脸色刷青,苍白更甚,她终于发现帝鬼在故意了,故意点破,靠了,到底什么目的啊,图什么啊?


  


  转折一想,或许他没目的,就是讨人厌而已?


  


  果然应该就是讨人厌而已吧!听听他接下来那些大事当前怎能这样嘻嘻哈哈,朕看到就算了,要是打闹出去了,让花花看了花花怎么想,让草草看了草草怎么办的高论,要不是妖神将拦着戮世摩罗手上刚好有一饭缸的水,很想问他脸皮这么厚需不需要补水,本来就是没人看到的密室里啊,还不许这样那样,我但凡乐意你又是谁啊,你叫帝花花你叫帝草草吗?


  


  帝鬼见是妖神将捏着她手腕那水才没泼过来,就正正好把那碗抢下来,一碗口的水面端平了也正正好照出那副嘴脸,于是当下便愣住了:果然也被揭穿了吗?


  


  “唉,好吧,主要就是朕看不得这样。”戮世摩罗其实相当怀疑帝鬼是不是小时候念书还是当兵的时候被罚写过超多的检讨书,所以他能自动调模板的,当先一句剖白完就开始检讨,最后鼓励鼓励大家,都是这样,然而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十个有九个是会在领导讲话的时候开小差的。


  


  “究竟是朕的不好,从前不明白你的心情……喂……”


  


  明摆着这个戮世摩罗根本没在听着。


  


  戮世摩罗这回早就把脑袋抵在妖神将的侧颈与下颌联结的凹窝里,说上悄悄话了:“问你哦,你爸带队伍是不是真的要求上上下下都光棍啊,按道理如果他天天跟人干仗不就是天天都有大事当前,然后加上不孕不育,你说他是不是变态了?”


  


  “你们在说什么?”


  


  妖神将非常实事求是地替戮世摩罗问帝鬼了:“她说帝尊你是不是变态了,是吗帝尊?”在一只蛛的眼里,变态反应就是很正常的生物形态嘛。


  


  帝鬼知道妖神将一般不在同一频道内,当然单盯戮世摩罗,戮世摩罗更加挂住妖神将:“你看哇!这副凶相,他看不得什么啊!谁有情就炒谁的骷髅头,他是灭绝师公吗?怕怕!”


  


  戮世摩罗到底怕不怕他,帝鬼自己还是有点数的,从前刚认识的时候有一个最高值,但是到了今天肯定早就打折跳楼甩着卖了,现在她再说怕怕,其实就是想骗抱抱。


  


  你可以的。


  


  帝鬼站起来来回踱着,戮世摩罗见状知道是他终于快被自己挤兑走了,胜利在望就笑了,笑了就被帝鬼看到了。


  


  你!


  


  “都说了不许你、你们这样给朕看到。”


  


  “咦,帝尊?”妖神将完全领会不了帝鬼那个表情啊,按感觉他就是生气了也不是这样的吧,权当他是在气吧,哪有戮世摩罗和妖神将都毫无波动,他在那自己气跑自己这种结果呢?


  


  帝鬼一走,戮世摩罗就从妖神将腿上下来了,对着手指问他要不要去追,而妖神将的蜘蛛脑路还在一点一点地爬刚才那出的进度,他领会不了的话,自然还是问戮世摩罗。


  


  戮世摩罗拿起刚才被帝鬼抢去的水,开心地咕咚起来,这一咕咚就快呛着了,因为帝鬼居然又回来了,又原样从她手里抢走水碗。


  


  戮世摩罗立刻又跳回妖神将腿上,可怜后者刚想站起来去干什么来着,又被戮世摩罗推倒一把,到现在都还没把她一口吞掉,妖神将自己也不免感叹一下自己脾气真好,实乃一代好蛛。


  


  帝鬼端着那碗斜瞥了戮世摩罗一眼:“下来,要不……”


  


  要不什么?


  


  “要不就跟朕说话。”


  


  戮世摩罗拉起鬼脸,你要跟你说就跟你说么?


  


  帝鬼:“因为朕现在是假的。”


  


  咳咳!戮世摩罗就这么一口气呛到鼻孔里。


  


  妖神将听了也偏过头,不动应万动,看你有没有酒窝就对了,戮世摩罗拉平嘴角的抽搐:行行行,你找的茬你开头。


  


  戮世摩罗忘了帝鬼不怎么扛谩骂,但他扛尴尬啊,没事来事说的就是他的拿手好戏,你瞧着他就真的若无其事地沉吟起来:你跟这分析一下,你大哥今日改弦更张,放弃原计划,是否代表着他离开赤羽信之介的影响?


  


  “当然没可能了,他不去信赤羽信之介的指教,难道去听我小弟的指教啊?”


  


  妖神将现在全程游离了,翻来覆去这几个人,反正他一张脸带人都不想去认识。帝鬼知道他在看哪里,坐在那靠过来,一手托住腮帮:嗯。


  


  昨天到今天这发夹弯甩的,都是他呀?难道昨天都在玩假的?


  


  “随他便了,看这个人本质上是怎样就是怎样,我哪知道他跟你一样,到底来真还是来假。”


  


  你不知道?


  


  “没有兴趣的东西为什么要知道?”


  


  ……


  


  戮世摩罗吊起眼角瞄了一瞄,估摸着帝鬼可能是对赤羽信之介在那边提倡的什么王道有点什么七七八八的兴趣,所以她才说面前这个若是假的,她愿意吃鞋。


  


  不是说假的不会感兴趣,王道这玩意就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玄之玄属于自有一套,加上戏精表演狂,逮着机会兜售还来不及,哪可能虚心问别人,他们那没这作风。


  


  “问跨界了,你以为是学术问题,搁人家那里是商业问题,我可没说他玩的是假的,没准是真的呢,是真的好了,跟我的成见没关系,无所谓啊,因为货做得再正,都是要转手盈利的,知道这个就可以了。”


  


  原来帝鬼就是想问这些么,那么鬼祭贪魔殿内外好像能对此说两句的还真的只有戮世摩罗了,不过他一上来就说这个好了,干嘛还要鬼扯那么多别的?


  


  那今天你大哥与你小弟高调讲和,并且勾肩搭背四处巡视,你怎么看?


  


  “我坐着看。”


  


  是坐着妖神将看吧。


  


  怎样怎样~


  


  本来这档子戮世摩罗是不想多提了,人家是一家兄弟,说讲和就讲和,发夹弯就发夹弯,你管得着?


  


  帝鬼说这事当然很无聊了,但是无聊成这样不是就应该由你来讲得有趣一些吗?最好要故事说明。


  


  果然先下手抢走水碗是大明智,戮世摩罗脸都僵了,一副仰天看上帝状:想听睡前故事去找你妈啊!


  


  妖神将本来都快打上盹了,反倒精神过来了,这是什么情况,戮世摩罗也有不想说话的时候吗,不愧是帝尊,传授一二啊帝尊。


  


  跟帝鬼对了几个眼色,妖神将就大会其意,至少他认为是会意到了:那我也要她讲故事好了。


  


  这误导得也太厉害了,妖神将见状遂曰:我也要听。


  


  你们!


  


  



评论

热度(18)

  1. 火星人黑米龙马长嘶 转载了此文字
  2. 火星人黑米龙马长嘶 转载了此文字
  3. 鬘华龙马长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