鬘华

番茄,个番茄,是个番茄

不解春色 【一】

·幼儿园文笔
·绝对he
·有肉
·可能ooc
不解春色
“这已经是我们收上来的第十本精装画本了”着黑衣的护卫将那本精美的画本递上。色彩艳丽,层次鲜明,精美的装帧加上带着娟秀字迹的封面,若是里面的内容也想这般高雅。。,自那次败在大宗师手下之后,弁袭君以为,自己不会再有回头路,奈何天意不允,要他继续偿还那赦生祭的命债。复生后的弁袭君,开始任劳任怨的将破败的逆海崇帆重新发展转型,再与正道合作,形成一明一暗,相互扶持之势。最让圣裁者感到欣慰的是,那缕风,又重新吹回了他身边。虽然杜舞雩身死,其尚存一丝魂魄徘徊于驭风岛。弁袭君第一反应却不是欣喜若狂,手足无措的他好不容易才将即将消散的魂魄送到素还真那儿,虽然说素还真是个浓眉大眼的正道,可他眯起眼睛的样子活像反派。反派前任领袖如此感慨。清香白莲给了他一个重塑肉身的方法,不过代价是数百年在翠环山的修养以及可能会出现的记忆的损伤。说完,素还真便进了内厢,是已经知道了答案。弁袭君知道智者的心思,借助祸风行来牵制住自己,心中仍有一丝苦涩,苦的是自己那份心思等到他的下一世,仍是无法见光,涩的是武林向来的无情,就算有过重来的机会,却还是不被放过。这仿佛又回到了刚开始在黄龙村创教的时光。不过这次,圣裁者不再,一剑风徽也堙灭在镰下,只剩下失意的弁袭君。
这段时间逆海崇帆的信徒以风尘之人为主。苦境多战乱,挡不了人享乐的步伐。不少人千金一掷,也不愿坐拥万贯家财命丧天灾,不如投身温柔乡,牡丹花下死。而风尘人则大多数也是生活所迫,靠着这副皮囊换取活命,这般绝望,让他们选择了逆海崇帆。不过现在的逆海崇帆以绝望为名,行拯救之事的做法温和了许多。当简单的蛊惑变成了现实所需,背后必然需要巨大的财力支持,天谕发动的大规模祭祀以及神庙等修建,耗资巨大,现在倒显得捉襟见肘。不过,要从那些风尘之人身上拿到什么银两的话,有点困难,最多只能拿到些衣服首饰,圣裁者只能放宽标准,于是,圣裁者的手上多了好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首饰倒是正常,最要命的是,花柳之地,难免有些奇奇怪怪的,用在不正常地方的。。这个暂且不谈,但有些收藏品可就难以出手了。比如这本精装的春色手札,书是好书,是大名鼎鼎的兰陵不笑花呕心沥血之作。可惜春色虽撩人,惜春人少,没人欣赏,也就没了硬通货,身兼老妈子重担的弁袭君肉疼地把这几本精致的画本收了起来。“弁袭君?”一把浑厚熟悉的声音耳边炸起,本来稳妥的画本颤动起来,书脊上烫金的兰陵二字热的烫人,弁袭君好不容易把他们塞进书柜,望向开人,依旧是那个朴素的布衣剑客,眉目间倒是少见纠结,更多的是一种茫然。自复生以来,杜舞雩的记忆已恢复泰半,只是记忆的时间线还是显得混乱。有时候他是追浴沂之风徽,法舞雩之咏叹的一剑风徽,有时是那个脚步越来越泥泞的一剑燎原,但大部分是那个纠结的杜舞雩。这个状况勾起了弁袭君的回忆,更让他清楚地认识到身边这个人的转变,与自己不同,他不愿被过去所束缚,但他的念情又将他束缚在过去。而自己拥有的只是与他相遇后的未来而已,而更多的后来,则都是执念。固执地沉浸在过去,守矩地用友情,责任束缚自己,却反过来成为掷向自己的利器。
杜舞雩在玄境明都醒来之时,心中虽讶异但却又明白,没等开口,弁袭君先说:“逆海崇帆已灭,天谕死于暴雨心奴,暴雨心奴死于绮罗生。我,没别的原因将你复生……”见人没有回答,弁袭君以为这人失了记忆,心下一凉,正待安慰好杜舞雩便去寻素还真,男人看出了他的焦虑与惊慌,刚忙开口:“我…没事”“……哦……”“你……”“嗯?”“没事……弁袭君你救命之恩,杜舞雩没齿难忘,必……”“好了,我已经还你了”迫不及待地扔出这句话,不管上面还带着孔雀啼血般的悲鸣“……哦……”相对无言,孔雀打破了沉默:“现在的逆海崇帆不再是以前的逆海崇帆了,开诚布公地说,就是素还真所掌控的组织了,我不希望你再加入,毕竟那么多江湖人士还在盯着我们,我不希望再给他们赶尽杀绝的借口”突然的抢白,杜舞雩无法混沌的意识无法作出回应。为了掩盖失态,弁袭君说了句早点歇息便走出厢房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