鬘华

番茄,个番茄,是个番茄

【千竞】旧物

【千竞】旧物
自北竞王伏诛之后,苗北的北竞王府突然间就失去了薄弱的生机。若是说以前的北竞王府是深秋破败的那朵芳华,那现在的庭院就是孤寂无声沉迷在地上的花,虽有暗香,但不持久。这座亭院被要了过来,

某人曾经说:“你给这死人骨头给我干嘛?一把火烧掉一了百了,你不要叫那些人进去翻来翻去的,人都死了,翻一堆乱七八糟的干什么,是还想找什么藏宝图藏个桂花酿哦”

又有人,在放火的时候说:“你看这瓦,这砖,留着用,别烧了。”传令官把那句这级别老百姓也不敢用咽了下去,这一来二去,王府还是以前的主人。

这座宅子又过了庸碌的一年,直到新主人从海境回来,将它匆匆忙忙地唤醒。千雪孤鸣把他那身标志性的皮草脱了,收拾出一个厢房。这个地方他是熟悉的,但他又是陌生的。他记得,每次去苗北宣发皇令,他总是在这里睡一晚再回去,例行公事般探一下苍狼和竞日,第二天也是匆匆忙忙地走,生怕他的皇叔念叨他什么,现在,他真正成了一个过客了,却又想起以前了。他拿了套换洗衣服,冲洗干净后进了厨房,处理路上顺手打的猎物,就着个下人的蒲团,囫囵吞了。就像以前皇叔讲他的那样,张着腿,狼吞虎咽,吃完还啧啧地舔骨头,活像外面的野狼。一次,两次,他不改,也不知道他的皇叔什么时候停的,他想着,他皇叔迟早都会习惯的。少了被注视的感觉,他反而有点食不下咽了。

夜还没深,千雪亮着厢房,摸着黑去书房那里。以前他还得猫着身子,去书房找他侄子喝酒,心烦意乱地在墙角听了半天咳嗽,还是忍不住进去帮他把脉抓药,等他喝完药,自觉地滚回厢房睡了。现在千雪坐在书房里,不用抄书,也不用念医书,也少了咳嗽声,没有那股子被他说是死人味道的混着腥味的药香。

千雪这才意识到,自己也是个念旧的人。


END



小结:这是一个只虐到了作者自己的梗。讲的是千雪发现自己和皇叔都很念旧,但是皇叔念着念着就把自己打落山崖,比较……哀怨……【乖巧地盖回了棺材板,继续挺尸.jpg】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