鬘华

番茄,个番茄,是个番茄

不解春色 【二】

不解春色 【二】
杜舞雩看到兰陵两字,当下便明了。那医者还是这般的恶趣味,不过弁袭君作为男子,为何如此避讳。

随手翻开一页,杜舞雩便明白了原委。

这本不解春色囊括了作家的精心之作,既有阴阳交合,更有鸳鸳相抱,再配上冶艳的文字,让人怀疑这里面轶事的主角是否真的存在:霸道侄子爱上我,晕船一夜,我为王他为奴,一舞迷情等等,令人大开眼界。

“不过对于见多识广的弁袭君来说,这些算是小儿科了吧。毕竟作为八面玲珑的圣裁者,逢场作戏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杜舞雩放好话本,准备出去时,有人禀告:护法,翠环山素还真有请护法与圣裁者。

杜舞雩还不习惯这个称呼,过一会儿才回应

逆海崇帆自弁袭君回来之后便进行了一番清洗,多数老成员在与正道抗争阶段被牺牲,有生力量自然无法得到培养。再经过些许岁月,圣裁者的引导,这段被封印的岁月被隐藏的更深,没有人知道曾经的一剑燎原,只知道圣裁者的好友兼本教的护法杜舞雩。

原来遗忘是如此艰难,自己封印逆海崇帆,自封驭风岛,到头来却还是重拾;遗忘又是如此容易,江湖江湖,一湖浑水,无人不识跃龙游蛟,但潜龙卧鲤又有谁能知。能有几人能真正脱离自身,着眼于大义?自己于驭风岛,蚍蜉视天地而已。

走出厢房,却见素还真同一位妙龄女子坐在庭院的石桌旁,弁袭君正和那位妙龄女子说着什么,眼神却没有正视。那位着粉装的女子同样目不直视,抱着一木匣,低头附和着弁袭君。

这不符合弁袭君的风格

不待行礼,素还真眼尖地注意到了护法的到来,先行问好。

杜壮士别来无恙否?可还见晕眩,神思错乱之症?

被抢了话茬,就只能乖乖应话:

无大恙

弁袭君马上接过:素还真与太夫前来,若是有意结识杜舞雩或欣赏明都风景,可让护法带路,恕弁袭君教内事物繁忙,接待不周,待佳期,弁袭君再与各位共饮一杯。

素还真应道:让圣裁者挂心了,太夫只是有一物想送给圣裁者,以报回魂之恩。圣裁者必不缺这小小点心,但求可怜这有心人的一片好意啊。

花千树一下站起来,又一下呆住,反而不知道做什么了,才宝贝似的献出自己的点心匣子。

杜舞雩心里感慨:今天的桃花开的好旺啊

接着太夫说道:这是……是,我们家那边结婚时候会煮的红豆饭!恭喜你们, 我很开心,我也祝你们开心的……你们一定要幸福……说着说着就抽泣起来,弁袭君被惊了一下,琢磨着又说一句:

太夫,我没有要和谁成亲。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花千树噙着泪花,哑着声回答:

我知道,弁袭君你从来没把我当作是交付满腔爱意的人,我懂的,我懂!我也知道,一直看着那个人背影的感觉,不是煎熬,却是满心的期待,奢望着他的下一步会是自己,我如何不懂!如今你我皆已回了头,你更该珍惜你的这份情意!

杜舞雩的神思捕捉到几个字:一直在注视着的人?弁袭君果真是长情之辈。

黑罪孔雀此时真真觉得自己像一只被放进锅里煮的孔雀了,想从锅里飞出来,却又因为这身华丽的羽毛而不得脱身。正如现在的弁袭君,惯常的口如悬河,堵不住真情流露。

好心的素还真悠悠地堵住了话头:

太夫你颈部的伤口未愈,我们回翠环山吧。至于杜舞雩,他如此淡定想必是两人早已互通了心意,弁袭君的反驳就怕是圣裁者的口是心非啊,我们让他们独处吧。弁袭君,杜舞雩,我与太夫先告辞,请

某个浓眉大眼的正道栋梁就这样拉着花千树走了。剩下两人间的空气开始变得僵硬……

TBC

作者说:妈耶,半夜诈尸就是爽。这篇主要讲被表白以及五姨的看开过程吧,他在意的除了梦想还有他当初为了布教杀的人,这次复生可能让他感觉我是不是太过注重以前的罪孽而忘了当今他现在同样可以借助更新的逆海崇帆来赎罪,相比于在驭风岛上孤零零地逃避还不如入江湖来弥补。对于孔雀我只能:给大佬递春药,给大佬递壮胆药

评论(15)

热度(27)